当前位置:主页>名企动态> 德国再成欧洲经济发动机 人才短缺困扰持续发展
德国再成欧洲经济发动机 人才短缺困扰持续发展
来源:作者:
“德国经济再度成为欧洲经济的发动机,而且已经驶入了快车道,除了出口,内需也正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支柱。”10月21日,德国经济部长赖纳·布吕德勒在 新闻发布会上自信满满地表示。 能让一向以严谨著称的德国人这么高调当然是有原因的,根据德国政府10月21日公布的德国经济今明两年的增长数据,预计德国GDP今年增幅将达到3.4%,失业人 数将少于300万,降至1992年来最低水平。此外,令德国政府一直担忧的财政赤字也将在明年降至GDP的2.7%,成为欧盟率先实现削减财政赤字目标的国家。 显然,德国这台“欧洲经济的发动机”已经启动。 可怕的出口国 从安全气囊到火花塞,从阿司匹林到咖啡过滤纸,从膨胀栓到最新式的足球鞋,“德国制造”其实在现代生活中随处可见。在美国、西班牙、英国等国集体受到 金融危机影响,出口大幅下滑的时候,德国经济一枝独秀的原因是“Made in Germany”的出口受影响不大。 “由于德国产品的专业性、实用性和颇有口碑的质量信誉,德国产品的出口相对来说不大受汇率的左右。”赖纳·布吕德勒如是说。 德国中央合作银行的专家也认为,德国的出口结构以机械设备为支柱,海外市场对这些产品的需求十分稳定,不大受价格波动的影响,即便欧元升值,市场反应 也并不激烈。而且,由于新兴经济体需求强劲,德国一度大幅下滑的出口今年以来大幅增长,带动德国经济一路上扬。 英国《经济学人》经过分析发现,在过去5年里,德国对金砖四国的出口比例一直在稳步上升。到2009年,德国对金砖四国的出口已经接近欧盟对金砖四国出口总 份额的40%。德国对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进口国的出口增长也是惊人的,根据统计,自1990年代末以来,它对美国的出口是中国的两倍。因此,《经济学人》得出 结论说,“正如你可以看到的,尊称德国为一个可怕的出口国是应当的。” “德国制造”的质量显然是其出口的最大本钱之一。德国经济学家赫尔曼·西蒙认为:“‘德国制造’的产品正在溢价,但是依然稳步增长。即使是那些抨击德 国出口模式的国家,也还是愿意购买德国产品。” 德国不愿当“带头大哥” 虽然德国被封为“带领欧洲经济的引擎”,但是最令欧盟头疼的是,德国一点也不愿意担当“带头大哥”的角色,尤其是希腊债务危机以来,德国的不积极态度 令欧盟感到颜面扫地。 今年5月,为阻止希腊债务危机蔓延,欧盟达成一项总额7500亿欧元的救助计划。德国将对救助计划中1230亿欧元信贷提供担保。但德国民众对此的反对声此起彼 伏,导致默克尔政府相当不积极。 根据研究机构Forsa的调查结果显示,半数以上德国人认为挽救希腊是个馊主意;近2/3的人认为疲软的欧元将持续下去,德国不能这样被疲惫的欧洲战车拖下去 。 德国财政部屡屡发出声音,反对延长希腊偿还贷款的期限,和IMF(国际国币基金组织)大唱反调。其次,德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也开始“单干”,如拒绝设 立挽救欧盟银行业基金;在援助希腊方案上迟疑、拖延;直接与俄罗斯进行贸易和能源谈判,与俄共同提议成立欧俄安全委员会,等等。 其实在历史上,德国一直就是欧洲一体化的保守力量,尤其是近年来,法国在德国对外关系中的地位不断降低,德国更加重视维护本国立场和利益,不再刻意对 法国妥协,两国更难形成合力。再加上,德国人天性谨慎,生怕自己被其他国家拖延。根据2011年的预算案,德国将大幅削减3.5%的支出,并且把借款额从2010 年的652亿欧元(原定810亿欧元)削减到575亿欧元。许多欧盟国家批评德国的减支将会破坏世界经济复苏,但是德国政府不予评论。 美国《商业周刊》评论说:“德国公众不情愿用本国实力代表欧洲大陆。” 坚固的“老机器”耐用吗? 目前,德国职场流行一个最为经典的广告是:“招工45岁太年轻,55岁多余了?我们最需要65岁的!”不久前,德国政府宣布,要在2011年把退休年龄从现在的 65岁提高到67岁。 很多评论都认为虽然使德国经济解脱困境的“密钥”是出口,但是目前困扰德国的严重问题是,这台坚固的“老机器”还能够持续运转多久? 德国《明镜》周刊发表评论认为,延长退休年龄可以大大减轻退休金的压力,政府是最大的受益者。德国政府社会政策顾问委员会主席伯特·鲁鲁指出,按照现 行的退休年龄,许多人其实还正处在知识储备最丰富的时期,此时退休,无疑是一种人才浪费。在推迟退休年龄的同时,通过缩短在职职工的工作时间使人们“ 分享”岗位,提高劳动力市场的参与率,可以有效地化解对就业的压力。 但是,很多德国民众却并不买账,他们认为德国先于许多欧洲国家推迟退休年龄,从现有的65岁往67岁靠拢,但是德国工资上涨速度却跟不上。“延长退休年龄 ,意味着我们中老人要推迟‘交班’,要多交2年的养老金才能享受到早该获得的待遇。”中老年人认为政府是对民众进行剥削。同样,年轻人也有颇多微词:“ 企业希望留用有经验的老人,那我们要想找到满意的工作,找到理想的位置更难了。” 除了用工普遍老龄化之外,另一个棘手问题是人才短缺。德国工商大会主席德里夫特曼称,德国经济界缺少约40万名工程师、专业技师和接受过良好训练的技工 。这会给德国经济界带来无可估量的巨大损失。德国由此而每年放弃了约250亿欧元的产值。鉴于人口老龄化趋势,这一问题将在今后几年变得更为严重。 德里夫特曼还表示,赞成简化外国专业人才到德国工作的手续,并简化外国移民学历认证的繁琐程序。可是移民问题一直是困扰德国政府最大的问题,根据10月 13日公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1/3的德国人希望定居德国的外国人回国,德国社会中的反移民情绪相当高涨。很多德国人认为外来移民占用了原本属于他们自己 的社会福利和就业机会,因此他们对待外来移民的态度很不友好,狭隘并经常带有种族歧视色彩。就连德国总理默克尔也呼吁,来德国工作应该学习德语,融入 主流社会以获得深造和工作的机会。德新社援引默克尔的话说,“不说德语,就不能融入德国社会。”